亲眼目睹一位老钓友水中博弈大物

入伏以后,天气越来越闷热,风不知躲到哪里去了。这个季节,即使坐首班早车去江北,7点过后的阳光也是灼热烤人的。

因为天气闷热难当,钓趣自然打了折扣,瘦老头已多日没有出钓了,不免有些寂寞难耐。

他家离江边近,在大江的南岸倒是可以顶着日出早钓,有几个小时的凉爽,但南岸可以钓浮标的江段不仅钓鱼的人多,闲杂游人和晨练的人也是络绎不绝,很难得到清净;更主要的是,江南除了小杂鱼就是放生的鲫鱼和鲤鱼,难见一条像样的野生鱼。

这天上午,瘦老头闲在家里无事可做,抬头观望着窗外的天空,不由动了钓鱼的念头。

成片的浓云在天上时聚时散不停地飘移,一大块铅灰色的云团直扑太阳,把火辣辣的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,天色立即暗了下来,暑热顿消。

这时从窗外吹来一股多日不见的凉风,一扫之前的烦热,瘦老头精神为之一振。他仔细查看了一下天象,一时半晌还下不了雨,趁着天凉快,决定去江边看一看近来的水情,准备择日去松花江北岸过一把钓鱼瘾。

十分钟后,瘦老头走到了江畔公园。公园广场的绿荫下到处是活动的人群,歌舞声、乐器声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

江堤围栏外的石板道上人头攒动,就连江堤下面的缓台通道上也遍布了男女老幼,观景者三三俩俩驻足在那里谈笑风生,过往的游人不得不侧身绕行。

江中行驶着南来北往大大小小的船只,还有一艘接着一艘载客观光的游船。过往船只掀起的一阵阵大浪直扑岸边,无休止地撞击着堤坝,重复单调的浪涛声难得片刻安宁。

在这种喧闹纷扰的环境下,堤坝的缓台上仍然并排坐着几十位钓鱼人。这个时间段鱼护是无法下水的,鱼护里的鱼受不了浪涛的冲击,裝鱼的家什只能放在岸上。

他们有的用防水布制作的鱼箱,有的用塑料桶,还有的用塑料袋,里面漂浮着一些因缺氧而半死不活的小鱼,其中多数是白漂子和没有长成的大眼鱼。

松花江畔是休闲钓友的胜地

瘦老头看在眼里,叹在心里。

江水还在涨,江北可以施钓的地方会越来越少,瘦老头近日出钓的计划只能暂时搁浅了。

抽竿子了!钓鱼人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。

瘦老头循声走过去,只见江面上有一支鱼竿箭一般地冲向江心。

失竿的是一位50多岁戴眼镜的男人,他望着渐去渐远的鱼竿,一脸的焦急和无助,口里直说:完了,完了,我刚买的鱼竿啊……

松花江的主干道不比鱼池或是静水江汊,没人敢下水去帮这个忙。大家都眼睁睁地观望着,期待鱼能掉转方向往回游,这样或许还能用长竿搭上来,如果继续往前冲进入主航道就彻底没希望了。

瘦老头思量片刻,果断地脱下衣裤鞋袜,把衣物卷做一团,托付给旁边一位钓鱼老者照看。

老者见状,连声提醒他千万要加小心呀。

瘦老头笑着说:没事儿,正好下水凉快凉快,我是江边长大的,从娃娃起就开始玩儿水了。

他嘴里说着,走下了石阶。脚临踏入水前,他站住了,回过头问失竿者:你用的是几号钩?子线是几号的?

失竿者回答:钩是3号袖钩,子线是1号线。我看,您还是别下去了,太危险了,万一有个闪失……

不用担心,就当我下去游趟泳,消消暑。我心里有数,你放宽心,不会出事的。不过,鱼钩小了点儿,我也没有在水里遛鱼的经历,鱼恐怕保不住了!

看您说的,还什么鱼呀,您能帮我把竿子捞上来我就感谢不尽了,安全是大事,您可千万注意,别勉强啊!失竿者见老人主动前来帮忙,既高兴又有些过意不去,心里还有几分担心,所以一再强调注意安全。

江畔公园的热闹场面

瘦老头顺着石坝的台阶下水了,没想到水下的第二个台阶竟滑得站不住人。他打了一个趔趄,险些摔倒。他用手去摸台阶,原来上面长满了青苔。

以前从没有过这种事情,那时游泳的人多,大家都是顺着台阶下水,既不硌脚,又不易被水底的利物扎伤。

现在不同了,这里几乎没有人游泳,台阶没人踩踏,苔藓才得以生长。瘦老头不敢继续迈步,蹲下身,用手去摸下面的台阶,还好,下面的台阶没长青苔,他这才试探着往下走。

他在心里判断,近来江水上涨了有30多厘米,在水位稳的时期,水下的第二个台阶是半露的,既有江水的冲刷又能得到日晒,所以生出了青苔。

他下了两个台阶后,江水没过了腰。他一个俯冲,侧泳向鱼竿快速游去。

鱼竿这时在30米开外的水面上停住了,横在那里。岸上有人说,鱼大概脱钩跑了。

瘦老头很快游到鱼竿近前,开始踩水。鱼竿是3.6米的,竿身很细,蛮精致的。他用右手抓住竿把,试探性地扬起鱼竿,立时传来一股力道,钩上的大物还在!

他把鱼竿倒换在左手,一手擎竿,一手划水。这时左手臂又传来力道,他立即停止划水,开始踩水,用力撑起竿子。

大物跟线走时,他就用右臂侧泳向岸边靠,大物要线时,他就双脚踩水用左臂划水顺着鱼劲跟鱼走,他清楚只要稍有差池就会断线跑鱼。

就这样,鱼竿不时地在左右手之间替换着。他心里已经盘算好,鱼能保住自然好,保不住也不勉强,绝不能为了一条鱼发生意外。目前的情况他感觉自己还应付得了,并从中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惊悸和激动。

江面的游船常搅得江水拍岸

失竿者见瘦老头在浮水遛鱼,急得站在岸上大声呼喊:鱼不要了,快放直竿子切线,这样做太危险了!

瘦老头双脚用力踩水,抽出左手,向岸上挥了挥手,回了一声:没问题!依旧很自信地坚持着同水中的大物过招。

人在水里和鱼较量自然不占优势,多数只有招架的份儿。如果不是嘴上被鱼钩所牵制,鱼能像马一样挂上披套,几斤重的鱼也能把水里的人拖走。老话说,和老牛同等长的鱼在水里要比岸上的老牛力气大。瘦老头嘴上说得很轻松,实际他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,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把握战胜水中这条不明身份的大物,最主要的是,因为钩小,他一直不敢用足力气,只能顺着鱼劲儿,为此耽搁了不少时间,耗费了许多体力。

此刻,岸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瘦老头身上,还有他一只手撑着的那支不断变化的鱼竿,有为他捏一把汗的,有夸他水性好的,有赞他钓技了得的,也有人说他这么大年纪不知深浅逞能的,可谓众说纷纭。

不知不觉中,瘦老头已经靠近岸边,两脚已经着地,水没到了胸脯。他松了一口气,用力向后撑起了竿子,感觉到水里的大物的力道大大减弱了,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。

就在这时,一艘驶过的大客船掀起的大浪直向他扑来,弄得他站立不住,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,呛了口水,又用一只手划起水来,擎竿的左手有些吃不消了,他顾不得水下的鱼了,侧着身,开始用右臂用力划水向岸边游去。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水中的大物这时竟很顺从地跟着鱼竿走了。

当瘦老头再次站起来的时候,整个上身全部露出水面,他把鱼竿倒换到右手,用左手抹去脸上的水渍,水里的大物突然又发起了一股力道,竿梢猛地弯向水面,扎进水里。

瘦老头心里一惊,没敢挺竿,急忙跟进几步,然后站稳脚跟,这才双手用力撑住竿子。力道很快消失了,绷紧的线松了下来,瘦老头借机往后撑起鱼竿,紧退了几步,即刻露出了大腿,脚踏实地了,这时才真正得心应手从容地遛起大物来。瘦老头使出平生的遛鱼本事,几个回合下来,水中的大物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。他见后,不觉哑然失笑,原来是一条2斤多重的鲤鱼!鱼不大,野性不小。如果不是他忌惮钩小,这条鲤鱼早就该出水了。

瘦老头牵着战利品稳步退到江岸,岸上立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声。

鱼竿被鱼抽走

瘦老头站在江堤台阶上时,鱼已经累得翻起了白肚皮。瘦老头向后挺竿,体型细长的鲤鱼被拖到岸边,被瘦老头一把掐住鱼鳃后部。鲤鱼在他的手里奓散开发达有力的鱼鳍,摆动着修长漂亮的鱼尾,很是喜人。

瘦老头一手拿着鱼竿,一手掐着鲤鱼,对一再表示感谢他的失竿者说:现在竿、鱼完璧归赵!

谢谢!谢谢!太谢谢您啦!要不是您,别说鱼,我新添置的这把鱼竿都不知道漂到什么地方去了,这条鱼就送给您吧,算是我的一点儿心意,您千万别嫌弃。失竿者由衷地想要把鱼送给瘦老头,以此表示自己的感谢之情。

瘦老头笑着说:心意我领了,鱼还是自己留着吧,你的运气不错,遇上了一条纯正的江鲤鱼!说起来,我还得谢谢你,你让我第一次尝到了在水里遛鱼的滋味,多了一次历练,今天这趟江边算是没白来!

说罢,瘦老头把鱼竿递到失竿者的手里,不由分说地把江鲤鱼放进失竿者的鱼箱里。

瘦老头心里涌出助人后的幸福感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,快步走到老者的钓位取回自己的衣物。他用手擦抹掉脚掌上的沙土,穿上鞋袜,抱着衣裤向江畔的座椅走去。他打算等身上的短裤再干一干,就穿上衣裤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