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业部马毅:禁止用饵料垂钓

农业农村部马毅:“第三,要规范饵料使用的类型。禁止使用含有,有毒有害物质的钓饵,窝料和添加剂,以及鱼虾类水生生物饵料,以防止对水体产生污染”。——摘录自农村农业部新闻演讲视频。

如此的消息,一经发布,便引起了钓友之间的广泛讨论。同为钓鱼人,面对这样的限制条令时,难免会迷糊一阵。这不是不讲理吗?直接说不让钓鱼就完事了呗!搞什么花里胡哨的。可经过仔细地分析之后发现,在这样的禁令下,众多垂钓爱好者,将会遭受重创,最后的结果,也会适得其反。

站在生物生态学的角度来说,无论是蚯蚓,还是红虫,甚至是泥鳅,小鱼乃至蚂蚱等饵料。皆是同鱼类一样,生存在一条完整的生态链当中。小个体的虫类,虽然是这条生态链当中,最低端的存在。但如果没有了小个体虫类的存在,那么也就不会有大个体的鱼类了。

整个生态链当中,都是此消彼长的存在。比如说,在一片草原当中,牧民为了不让狼群侵害羊群,愚蠢地把狼群赶尽杀绝。但没了天敌的羊群,就会大肆地啃食草原,从而造成草原土地贫瘠以及沙漠化现象,从而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
反观农业部对饵料禁用的局限性。拿普通的蚯蚓来说,站在那些低收入的,垂钓爱好者的角度来看。蚯蚓是这类钓鱼爱好者,所能够获取的性价比最高的饵料。往往一盒两元的蚯蚓,便能够满足他们的垂钓需求。

更何况,蚯蚓本属于天然饵料,做垂钓使用的话,并不会造成水体的污染,以及对鱼类生存的伤害。更甚至说,蚯蚓对水体的影响,远远小于那些,违规添加化学成分的商品饵料。若是因为禁用蚯蚓,而导致商品饵料使用,对水体造成不可逆的影响时,其结果也会适得其反。

面对鱼儿禁用这一规则,喜爱路亚垂钓的钓友,则是举双手赞同。其原因,并不是因为路亚拟饵本身,而是因为某些无良钓友,为了追求更多的渔获,满足内心的贪欲时,会采用大量的泥鳅打窝。

当大量的泥鳅打窝时,受鱼类生存于食物链上的天性,会成群地聚集在打窝附近。从而可以满足无良钓友,在短时间内钓获大量渔获的贪欲。就在这样无节制的猎取,以及不合理地将泥鳅打窝后,水体中的生态结构,产生不可逆转的失衡,进而对水资源和鱼资源产生危害。

蚯蚓和泥鳅虽然同属于饵料,但因为不同的用法,转而发生了性质上的改变。前者多是为了鱼类和体验垂钓,才使用的钓鱼饵料。后者则是为了渔获和贪欲,利用泥鳅来满足自己的捕捞需求,还美其名曰垂钓活动。

无论是农业农村部马毅宣读的限制规则,还是钓友们对过渡钓获,以及用饵不当的谴责。皆是对有限垂钓,娱乐性垂钓的认可和保护。渔政执法部门,也更应该根据不同的垂钓目的,垂钓需求,以及用饵方式,进行分门别类的,有针对性的出台相关政策。共同保护,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