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Z世代爱上钓鱼:千亿级休闲渔业格局正在悄然改变

当Z世代爱上钓鱼:千亿级休闲渔业格局正在悄然改变

问:人类最后一次大迁徙是什么?

答:从国王峡谷到摩尔庄园。

这是一款看似无聊但玩起来很有趣的游戏。 《摩尔庄园》微博热搜10次,其中5次与钓鱼游戏相关。 不少玩家表示:“我本来是在摩尔庄园务农的,后来却迷上了钓鱼。”

钓鱼资讯在哪查询_钓鱼资讯app_钓鱼资讯/

来源:微博 大人也在摩尔庄园快乐地钓鱼

游戏也是现实的反映。 钓鱼不仅在虚拟社区中极为流行,在现实生活中也逐渐成为一种趋势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在假期去钓鱼。 他们选一块水,一个人一根竿,坐在一个小角落里自得其乐。

让客人来来去去,让指甲响,让孩子哭,他们决定先让自己开心。 看着他的表情,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瓦尔登湖畔,湖的另一边则是萨德伯里草原。

“镜湖眺两片蓝天,玻璃船千艘。” 陆游曾在《渔歌》中描写过捕鱼生活。 事实上,钓鱼是一门古老的技艺,现代渔业更多地迎合了人们的休闲娱乐需求。

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,渔业在美国兴起,并逐渐成为美国人最喜欢的户外活动之一。

据美国户外基金会统计,2019年美国6岁及以上参与钓鱼活动的人数超过5010万人,2019年美国人钓鱼活动总次数高达8.8亿次。 考虑到美国总人口超过3亿,将钓鱼称为美国民族运动恐怕并不为过。

这种趋势正在中国悄然发生。

01 不是在卧路上,而是在渔路上

微博上有一句话,“现在的年轻人要么躺着,要么钓鱼”。

钓鱼不再是中老年人的专属活动。 根据尼尔森数据,预计2020年中国休闲渔业规模将突破1100亿元。

是的,这项在很多人看来略显冷门的运动,在中国已经跨过千亿门槛,并逐渐向年轻化、时尚化、娱乐化的方向发展——根据天猫披露的消费者洞察数据,1995年以后出生的人有200万人。每年都会购买渔产品。 钓鱼用品成为线上体育消费热点,增速远超球类、游泳、骑行等其他运动。

首当其冲的是一些偶像明星被“俘获”,其影响力进一步助长了钓鱼活动。

比如易烊千玺和汤姆·费尔顿都是资深钓鱼爱好者。 前者在雅加达钓鱼的照片意外让“渔夫”时尚走红。 后者因《哈利·波特》中的马尔福而出名,他成为明星的目的就是钓鱼。 曾有粉丝调侃:“他的新闻都是和钓鱼有关的,这孩子这么爱钓鱼吗?”

钓鱼资讯app_钓鱼资讯在哪查询_钓鱼资讯/

资深钓鱼爱好者易烊千玺

没有亲自参与过钓鱼的人可能无法想象钓鱼的乐趣。

休闲钓鱼显然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一种新的娱乐方式。 据中国渔业捕捞协会不完全统计,中国每年约有1.4亿渔民(每年至少参加4次)。 我国18岁以下钓鱼爱好者占总数的13%,18岁至24岁则占10%。 25岁至45岁的人群占46%,并且这个数字每年都在持续增长。

与“足球排球”这种有场地、有球就可以进行的集体运动不同,钓鱼需要购买大量的装备,而且装备种类繁多。 但相比“老渔民”,Z世代、小镇青年垂钓者等新生代更愿意购买与钓鱼相关的周边产品。

在小红书上搜索关键词“钓鱼”,可检索到11万多条笔记。 周天财经注意到,好评内容主要以钓鱼知识和钓鱼活动穿搭为主,其中前者的分享者主要是PUGC的垂直内容账号,后者主要是年轻的潮流博主。

钓鱼资讯app_钓鱼资讯_钓鱼资讯在哪查询/

当然,这永远不会阻止博主开发“钓鱼装”。 小红书上的钓鱼垂直内容大多集中在装备和技巧上。

钓鱼伞、钓鱼服、防晒衣、钓鱼凳,在年轻人眼中,这些单项装备可能比鱼竿、鱼饵更重要。

钓鱼圈里广为流传一个笑话,“钓鱼的都是百万富翁,哦,以前都是千万富翁”。 虽然这是一个玩笑,但是钓鱼费用的上限确实可以很高。

一方面,装备种类繁多,一根鱼竿蕴藏着很多学问。 从长度、材质、重量设计,包括是否适合钓鱼地点,都有不同的钓鱼竿可供选择。 而且,如果杆坏了,你需要不断地购买新的。 一根进口鱼竿的价格在几百元左右,更好的也能达到同样的价格。 单根杆子就要5000多元。

另一方面,饵料消耗量也波动较大。 眼光敏锐的玩家会提前“打窝”,即根据鱼儿的饮食喜好,在钓鱼地点放置一些饵料。 这种“窝料”的成本可以从几十元到几百甚至上千元不等。

另一项大开支是鱼塘的消耗。 复杂环境下的野钓对于大多数钓友来说很难获得良好的经验,而且野钓也存在一定的风险。 这使得一二线城市的休闲渔业成为新渔民更好的解决方案。 不过,这些休闲渔业的成本基本都在100多元,捕到的鱼会按重量结算。 考虑到一天结束时需要吃晚饭,附近农家乐抓吃的费用会更高。

总体而言,钓鱼爱好者每年在钓鱼上花费数万元并不为过。 随着消费观念更加开放的年轻人进入行业,渔业必将迎来新一波增长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每一种现象的流行都是当下现状的反映。 钓鱼的“破圈”其实并不意外。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陷入“矛盾”、“内卷”、“焦虑”、“哀悼”的恶性循环。 他们的身体在努力搬砖,他们的心在向往诗意和远方。

作为一项节奏悠闲、不需要太多体力消耗的运动,钓鱼开始成为“慢节奏”、“体验式慢消费”的载体。 “伤口是光进来的地方。” 当我拿起鱼竿的那一刻,梭罗似乎还活着,远离了尘世的喧嚣,回归了内心的平静。

数据与趋势同步。 今年6月1日至6月6日,天猫购买量最高的品类为:钓鱼伞、钓鱼服、钓鱼竿、防晒服、钓鱼饵、钓鱼椅。 汉鼎、华士、天元为前三大品牌。 在山东威海,有千余家生产渔具的厂家,销往世界各地。

在年轻渔业新手的包围下,中国渔业潜力巨大,发展空间巨大。 例如,在第一次消费了竿、饵、线、钩、浮等基础装备后,他们会继续付费购买更多种类的竿、饵、线、钩、浮等产品。

02 垂钓旅游多了“钱景”

年轻的钓鱼者需要开车,有厨房做饭,周末休息去钓鱼。 所以无论怎样,钓鱼仍然是一项带有浓重“小资”味道的运动。

不仅是前面提到的美国,休闲钓鱼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在西方迅速崛起后,对各国经济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 这种潮流也很快传到了日本。 1993年,日本休闲渔民人数达到3729万人,休闲钓鱼向导2.4万人,形成产业化发展趋势。

目前美国休闲渔业总产值约为400亿美元,超过传统捕捞渔业,占整个渔业产值的60%。 是现代渔业的支柱产业。 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泰国等东南亚国家长期以来将休闲渔业与旅游业有机结合,形成了多元化的渔业产业,吸引了广泛的游客。

与欧美成熟的渔业市场相比,我国渔业刚刚兴起,目前正处于从渔业装备业向渔业综合体发展的新阶段。

和很多“一县服务全球”的领域一样,全球捕获的鱼有相当一部分是被中国鱼竿咬伤的。 仅山东威海一地,就有千余家渔具生产企业,其生产的渔具销往世界各地。

如今国内消费市场的蓬勃发展给行业带来了新的变数。

2016年,农业部发布了“积极发展垂钓、垂钓体验等各类休闲业态,引导和促进渔具等相关配套产业发展”的相关指导意见。 在政策引导下,全国每年举办300多场钓鱼比赛,形成多个钓鱼中心。

例如,渔业行业电商巨头“加钓尼”2019年底在浙江婺城举办钓鱼比赛,将体育与娱乐相结合,立志打造“中国钓鱼城”。 浙江金华建立了大型烟雨湖国际钓鱼中心,并举办了2020年全国渔民运动会。

钓鱼资讯app_钓鱼资讯在哪查询_钓鱼资讯/

全国渔民运动会上,千人捕鱼的场面相当壮观

国内渔业正从最初的以捕捞为主逐步发展成为集捕捞、捕捞、观赏、品尝以及旅游、交通、餐饮于一体的新兴产业。

作为渔业发展的新领域,垂钓旅游产值是常规渔业的3倍以上,呈现出令人着迷的“钱”景。 从市场营收来看,2019年休闲钓鱼收藏行业成交额约为284.16亿元,甚至超过口红市场规模80%。

前面我们提到渔业成本很高,所以我们在供应方面扩大一点。

在消费品领域,渔业产业链可分为业余休闲和职业竞技两部分。 渔具经销商、鱼饵经销商、渔场等都是重要参与者。 其中,渔具经销商尤为重要。

目前,中国高端渔具市场被日本品牌垄断,国内渔具制造商面临“销量很多,但价格太低”的困境。

随着捕捞人群年轻化以及依托电商平台,汉鼎、光威、华石、天元等品牌逐渐崛起。 但其畅销产品大多售价在100元至500元之间,只适合初学者。 与其日本进口的高端产品相比,各方面性能还存在不少差距。

未来,饱受同质化和技术壁垒困扰的国产渔具想要冲出重围,必须依靠核心技术,通过降价、促销等方式赢得市场。 这只是浪费时间解渴而已。

然而,作为制造大国,只要出现足够的新需求,攻克技术难题,迅速抹去品牌溢价,恐怕这个故事很可能会在渔业领域继续上演。 到时候我们或许有机会看到某些大米、某些产品推出的产品。 “年轻人的第一根钓鱼竿。”

03 “云钓鱼”背后,慢消费的崛起

对于中国渔业的发展,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新变量——“云捕鱼”。

1月5日发布的《2020抖音数据报告》提到,钓鱼是抖音用户最喜爱的休闲运动,钓鱼相关视频点赞量超过8亿次。

在钓鱼界,有一位“网红”大麦网副总裁陈涛,曾因“高管放弃百万年薪只为钓鱼”登上热搜。 他是雷军亲自面试的7号员工,年薪百万。 如今他已经变身为平台上人气最高的“叶星涛哥哥”。 他环游世界,在世界各地钓鱼,拥有三百万粉丝。 涛哥成为了球迷心中的圣地亚哥。 他演绎了真人版的老人与海,每次直播都吸引数万人观看。

世界上有趣的事情往往是无用的。 每天淹没在人流、车流中的短视频用户,一方面看叶星涛哥与大自然搏斗,弥补远离河流的缺憾。 另一方面是从钓鱼高手那里得到“鱼多了,鱼多了”的成就感。

其中的佼佼者就是连续14年获得中国钓鱼锦标赛冠军的纪律守门员邓刚。 与涛哥不同,邓刚的短视频主要以“教育”水库垂钓公园的主人为主。 每当邓刚以极快的速度钓到一条又一条大鱼时,鱼塘主人就显得很尴尬,只得“求饶”。

钓鱼资讯在哪查询_钓鱼资讯app_钓鱼资讯/

抖音钓鱼网红“叶星涛哥”和“天元邓刚”

“爽”是观看邓刚钓鱼时最直观的感受。 就像海明威书中与大海搏斗的老人一样,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“大鱼梦”。 没有机会钓鱼的上班族们纷纷涌向视频、直播“玩”,轻松获得“丰收”的成就感。

事实上,如果追根溯源,“云钓鱼”在2015年左右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追随者,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号称“中国淡水养殖第一股”的大湖股份。

2017年,大湖成立北京山水钓鱼运动文化有限公司,与北京山水之窗公司共同运营“四海钓鱼”频道。 该频道拥有超过2000万钓鱼爱好者付费用户,涵盖国内外各类钓鱼赛事报道。 、普及钓鱼知识和鱼类文化等。

分析人士指出,该项目有利于将全国大型捕鱼赛事引入大湖渔场; 未来还可以引进国内外知名钓鱼队和著名运动员,建立钓鱼粉丝团,引进特色钓鱼影视传播技术。 从以往渔业生产销售的盈利模式向多元服务消费的盈利模式转变,对于大湖区未来的产业升级转型具有较强的指导意义。

无论是线上“云钓”,还是线下摆钓,都是“慢消费”的一部分。

“花下歌声,春光满酒,江边月色夜投竿”。 那种舒适感令人陶醉。 快节奏、高消费的生活压力,也让“慢消费”逐渐登上舞台,成为新的消费趋势。

“慢消费”是以消费者自我需求为中心的品味消费、体验消费、品质消费。 在茶馆、澡堂里,人们可以度过一整天。 在郊区和乡村,人们早出晚归游玩。

从消费到“慢消费”,如今的年轻消费者更关注“享受”和“体验”。

从城市角度来看,中国的成都、重庆、杭州、长沙是典型的“慢消费”城市。 人们希望在消费中获得足够的充实感和满足感,从而洗去生活的焦虑,重获内心的平静。 冷静的。 从经济角度看,“慢消费”是新技术革命、新消费背景下的升级。 它是质量经济、质量经济、效率经济的体现,是消费品种多元化的体现。

无论是钓鱼在年轻消费群体中的流行,还是生活方式VLOG的兴起,都预示着“慢消费”将逐渐占领市场,成为年轻人新的生活方式。

法鼎禅师曾说过:不要想着去填满,而要懂得留白。 只有在空旷的地方,才能听到灵魂的声音。

消费慢也是我国垂钓旅游产业发展的机遇。 虽然日本品牌占据了大部分钓具市场,但钓具的发展仍然需要在技术上深耕。 但集旅游、休闲、娱乐功能于一体的垂钓中心仍是一片蓝海。 从这方面出发,利用原有发达的城郊养殖基础条件,仍然可以为我国渔业吸引大量投资,实现弯道超车。

从实际操作来看,一方面,“云钓鱼”相关短视频的流行可以进一步影响更多人参与钓鱼运动。 另一方面,可以建设渔业综合体,开发服务型相关项目,形成良好的供需关系,可以扩大消费市场。

虽然中国距离成熟的渔业产业链还有一段路要走,但浓厚的市场氛围已经形成。 国内渔具制造商和休闲钓鱼公司的爆发只是时间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