禁渔期的水域治理却成为了鱼类的头号杀手

禁渔期的水域治理却成为了鱼类的头号杀手

 

 

“治大国,若烹小鲜。以道莅天下,其鬼不神”这是《道德经》第六十章的内容,其原意为“治理大国,如烹饪个体很小的鱼一样,烹饪时不必去鳞去内脏,更不要随意翻动,以此顺应自然,顺应天道”。

当治理大国时都是如此,那么在水域治理的时候,也更应该顺应自然,顺应天道。可最近却有相关人员,打着治理水域环境的名号,对水域进行治理。实则是对鱼类生存,产生了更大的伤害。

每年的三月份前后,都是水中鱼类交配产卵繁衍的时节。鱼类在产卵时,需要将产下的鱼卵附着在水草,树枝等水域中的软结构固体物表面。通过这样的方式,一是可以避免鱼卵被河流冲跑,二是可以有效躲避天敌的伤害。

为了鱼卵不会被人为的破坏,从而会选择在这样的时间点,设立禁渔期以来达到保护鱼类的目的。

可最近某地区水域治理人员,打着治理水域环境的幌子,对水域中的杂草进行了清理,以达到净化水域表面环境的目的。但殊不知,附着在水草上面的鱼籽,也被一并打捞清理。而失去水的鱼籽,也遭受了灭顶之灾。水中没有了水草的庇护,小个体的鱼类也便没有了藏身之处,从而进一步地影响了水域的生态平衡。

这样的事件被有经验的钓鱼人看到后,纷纷发表唏嘘和心疼之感。这好好的水域环境,却被无知的人,借着为你好的名义,给深深的破坏了。哪怕是真的不需要水中的水草,过了禁渔期或者是秋季再清理也不迟。

或许清理水草的人,并不知晓水草对水域环境的重要性。从水中溶氧的角度出发,水中溶氧的来源,一个是和空气中氧气的交换,另一个就是水生植物所产生的氧气。当把水草清理之后,水中氧气的来源便会不足,从而彻底改变水域的溶氧程度,进而对鱼造成不同程度的缺氧状况。

水草对于水域环境的重要性,还不仅仅在于保护小个体鱼类。也为肉食性鱼类黑鱼,鲈鱼和鳜鱼等鱼类的捕食,提供了天然的狩猎场。这类的肉食性鱼类,因为不善于快速游动,也就只能够采取迅速爆发的伏击捕食,若没有了水草的掩护,其捕食难度进而会大大提高,从而影响整个食物链,进而影响水域环境。

除了溶氧,提供捕猎场所之外,水草还是水中植食性鱼类的天然食物。水草在自然生长的过程中,会成为草鱼的主要食物来源。等水草枯萎之后,经过水的泡发,从而又成为了鲤鱼的天然食物。而喜欢在水草边活动的昆虫,不慎掉落水中后,又成为了鲫鱼的食物,进而一环扣一环,形成了水域环境的良性发展。

若是真的为了治理水域环境水草较多的问题时,倒不如采用老子的无为思想。等待鱼类的产卵期一过,适量的投放一批食草的草鱼,通过生物治理的方式,便可以治理完善水域的生态环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