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最值得炫耀的船钓

 

 

一个夏末的大清早,我与朋友相约搭顺风船到三山岛船钓。

8点整,随着两声低沉的鸣笛,小艇迎着朝霞加足马力向东北方向狂奔。钓友们掩饰不住喜悦的心情,各个有说有笑,相互打着招呼,交流着钓鱼的经验和趣闻。

转眼一小时过去了,眼前呈现出三座不相连的岛屿,三山岛到了。从艇上跳到沙滩上,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有礁石的地方,占领最有利的地形。摆开了架势,拔出鱼竿,安上摇轮,挂铅坠、缠线、绑钩、穿鱼饵,一气呵成。几乎是同时,几位钓友一起把钓组抛进海里。

这时候心才踏实下来,还没等我缓过劲来,鱼竿就开始剧烈的抖动。我马上亢奋起来,嘴上不自觉地喊了一声:上货了。随后,左手起竿,同时向后一带,右手迅速摇轮。钓鱼的人讲究手感,特别是享受着上鱼过程中的快感。拽线时感到鱼线一松一紧,心里想着可能挂到海带了。提到水面一看,我跳了起来,却是两条鱼。一条黄鱼、一条石鱼。我说怪不得刚才一松一紧的,因为石兜水呀,真是开门红啊。钓友们都送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。虽然开了个好头,但也不能骄傲,继续。

又上鱼了,正在过手瘾时候,朋友从艇上下来跟我说:我跟当地朋友借了一条小船,等会咱们到船上钓,那才有意思呢。我去年在离岸80米左右的地方潜水时发现一个鱼坑,里面全都是鱼。说话间,一条带尾挂机的小船驶到眼前,我赶紧收拾东西和另外几位钓友上了船,朋友凭记忆终于找到了那个位置。

船钓需要换另一套装备,我拿出手提线盘、天平绑好钓组,慢慢地扔下去,凭着放线长短来测量海水的深度,在碰底的一瞬间去感知海底软硬,才能判断水底有什么鱼。这次感觉到海底是我最喜欢的硬底。有门儿,肯定有鱼。我将鱼线向上提一尺,还没等开始溜鱼,就感到鱼线往下方使劲一沉,又上鱼了,在拔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儿,东拽一下西拽一下,凭多年钓鱼经验,可能又钓上什么怪东西了。果不其然,在离开水面的一瞬间,我头皮都发麻了。看到的竟是一条大蛇,我大叫一声。但马上反应过来是鳝鱼(星鳗),这家伙足有一米长。我一把将它抓在手上,它用力地反抗,凭借身上的黏液挣脱出我的手掌心。趁它正得意的时候,我再次出击掐住了蛇头,蛇身却顺势缠在我的胳膊上,嘴里还发出叽叽的叫声。在钓友们的帮助下,才将它。我迅速剪断鱼线,使劲地把它摁进鱼桶里。搏斗中,我的手被划出一条口子,虽然流了很多血,但我一点也不觉得疼。我还在庆幸,这小子比我更倒霉,它的习性本来是白天睡觉,夜间才出来觅食,今天是不是睡毛愣了,出来梦游才被我逮到了。哈哈,真是过瘾!

接下来黑鱼、黄鱼像疯了似的抢着咬钩……很快我的鱼桶(能装25公斤的桶)就满了,其他钓友也收获颇丰。收竿时,我又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,一只大海蜇不幸漂到船边,个头足有农村大锅盖那么大。我抽出鱼刀,学着佐罗的姿势,在锅盖上划了一个大十字。它顿时像被扒光了衣服一样,海蜇头呆呆地看着我,绝望的沉入海底。我又把海蜇皮切成几块,分给其他的钓友。真够意思,临走了还不忘赠送个果盘。

晚上,一家老小围坐在一起吃着酱闷杂拌鱼、清蒸鳝鱼、凉拌海蜇,喝着黑鱼汤,听着我炫耀今天的惊险故事,那种满足感至今难忘。

这次船钓成了我以后和钓友们交流经验时必讲的话题,也是我钓鱼经历中最值得炫耀的一次船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