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感觉》mdash;钓鱼篇(修改于15年前的情书)

《感觉》mdash;钓鱼篇(修改于15年前的情书)

 

 

最近因为工作反复熬夜,每天只睡四个小时。昨晚不用加班早早,果断失眠了。一条罗非两条罗非三条罗非……不知何时酣然入梦!早上睁眼内心打个突:闹钟怎么不响?今天周六调休上班,可平时闹钟我只设置了周一至周五的。快八点了,赶紧起来拾掇好自己冲向地铁。路途上,回忆起多年前写给家里领导的情书,翻找出来修改成钓鱼篇,权当娱乐大家吧。

开局镇楼家乡没几A评级的景致:鱼王晨曦。

  当我感觉不快乐的时候,我一贯嘲笑自己:你只是想找个借口去钓鱼吧?

面对情绪比面对世界容易,所以从前我多次选择了前者溜到了河边,也即选择了结果。

改变感觉和改变环境,哪个更难?搓拉饵?玉米?蚯蚓?钓浮?跑铅?技术再硬应对再到位,依然得不到鱼儿的回眸。想到这个问题,我进了一步,但会更不快乐。

不如去想哪个是首要的。我又进了一步,只要在钓就好了嘛,过份刻意鱼获和奢求中鱼的快感又何必?我快乐了一下,但我没有答案。

我不再去想,去做。就呆坐在那吧!

我曾把各种各样的钓鱼感觉当成一切。而现在我知道切线、空军、挂底、爆护、巨物等等可以是次要的。它尽管依附在我身上好了,我可以不理它。

因为不快乐是索取的信号,是没有行动的恶果。

不快乐的背后,隐藏着我的懒惰,我的自私,我的懦弱。懒惰于换线组,心想凑合着用吧,抽不上来是命。自私的认为自己决定的策略是对的,即使违背了当时的垂钓环境和鱼情。又内心已经有正确的想法,我的懦弱了往好的方向改变。

我的懒惰,懦弱,和自私,都不等于我。

偶然爆护巨物的成功,也不等于我。和感觉一样,它们是我的一部分,是我裤子上的一个破洞。我担心它变大,总用手指去摸。我的手还能干什么?提竿?溜鱼?

我带着裤子上的破洞去逛街。我不用强迫自己忘掉它,只是我不理它。

我去买一条新裤子。

我也可以不穿裤子,象皇帝一样,穿着新衣,昂首阔步。

所有的感觉基于以前的经验,20多年老一套家乡垂钓的经验,我要去试我不知道的东西。海杆,路亚,散炮都想试下。我知道我会有更多的感觉。

我告诉自己:你担心的跑鱼切线、短杆打龟,它一定会发生。所以不用担心,且看它是否发生。

当我忽视了钓鱼各种喜悦期待失落遗憾欣喜惆怅的感觉,仍然觉得做好钓鱼这一件事很难。我知道了我目前的能力有限,于是,我去提高。

当我忽视了害怕的感觉,仍然觉得可怕,于是我知道自己愿意害怕而已。

当我去爱,才觉得你是那么的可爱。

这最后一句不敢改了,怕领导看我手机时不小心瞄到。

这是大概三周前中的两条鲤鱼,同学媳妇怀孕想吃野生鱼就送他了。本来是计划放流的,罪过!因为工作忙后来就没写帖子,以后补上。

收篇镇楼家乡美景:鱼王晚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