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诱饵

钓鱼物语-16

作者 王鹤

2001年夏天的一个周末,我晚上去兰颍水库钓鱼。 当晚捕鱼条件很差,坝上的渔民大多没有捕到鱼。 我的右邻居是坦克厂的刘老师傅。 我们铺上雨衣,躺在石坝上,看着满天的星星,海天一色,我们开心地聊天。

老刘讲起他曾经用过的一个饵料,使用方法很特殊,他的特殊记忆记录如下:

“文革”期间,老刘在湖北一家三线工厂打工。

一条大河穿过工厂后面的山,蜿蜒穿过山林,最后注入汉江。 每年春天,桃花盛开,气候变暖,山顶冰雪融化。 加之春雨不断,河水大幅上涨,形成了长达半个月的春汛。 当地人称之为“桃花潮”。

山区林场冬季伐木工人砍伐的木材,趁着春季洪水,在大江流入汉江的地方截获。 我们在这里制作木筏,进入汉水转入长江,然后运往南方城市。

伐木工人编织木筏时,越冬时藏在树皮中的昆虫或虫卵落入河中,成为鱼类的美味。 这里聚集着大量的鱼类,是垂钓的好地方。

每年春天,厂里一群钓友都很着急。 锻炼身体,清晨爬山。 只要看到河水浑浊,河里有木头流下,就知道是时候钓“桃花洪水”鱼了。

在计划钓鱼的前两天,钓鱼者不宜吃纤维较多的蔬菜,最好只吃面食。 非常重要:挤压大便,确保大便形状良好,既不太稀也不太干。 到达钓位后,将凳子放入劈开的毛竹中。 将鱼线卷在竹筒上,竹筒内插一根木棍(有的工人也把这种钓具做得很精致),在鱼钩上系上一个大螺帽,就制成了坠子。 钓鱼时,渔民手里拿着粪便在筏子上走来走去,寻找筏子之间的缝隙,将鱼钩挂在凳子上几次,力求尽可能多地捕捉粪便。 然后,他们沿着筏子之间的缝隙慢慢地转动卷绕的竹筒。 下钩。 到达河底后,轻轻提起鱼钩,然后慢慢放下,重复这个过程。 如果两三分钟后还没有结果,就把挂钩抬起来,重新把凳子挂起来。

上钩的鱼是汉江特有的鳊鱼。 而且个头也很大,一般都在两公斤以上。 老刘曾经钓过一条八斤多重的鳊鱼,就像一把大蒲扇。 太令人兴奋了!

如果鱼太大了,就很难钓到。 站在筏子上遛鱼是很困难的。 钓鱼线缠在木筏下面的木树枝上。 丢鱼、丢钩、丢坠的事件时有发生。 湿木头很滑,垂钓者需要非常小心,不要掉入水中。 还有,你不可能每次去都钓到鱼,而且有时你还是“空军”。

我现在想起来就觉得非常好笑。 如果我拉着屎跑了二十多里,钓不到鱼岂不是很郁闷?

老刘说,从厂区到河口,有20多里路,山路崎岖。 这条山路,一个成年人快走要两个多小时。 老刘他们一般凌晨三点就起床,天一亮就到达钓鱼位。 抓鱼的时间是早上,一般九点以后就回去了。 首先是他们的粪便用完了; 二是要回去上班(工厂早期没有周日,所以中午之前回去最多算迟到,中午以后就算旷工了) )。

老刘曾经有过按捺不住,大便拉着双手冲向渔场的经历。

哈哈,我们可以做白日梦了——穿越到四十年前。 清晨,透过晨曦的薄雾,东方即将破晓。 崎岖的山路上,有一个人抱着一坨屎,朝着河口跑去……

想想这个剧情,很狗血吧?

我问老刘,不是每个人的便便都能拉出来的。 到达钓位后没有拉便、拉肚子怎么办?

老刘回答说好办,用别人的。 那时候钓鱼的人一般有十几个人,总有几个人可以分享自己的粪便。

我问,用别人的凳子不是很恶心吗?

老刘回答说,钓鱼的欲望远大于搅动别人粪便的厌恶感。

这种诱饵的使用有趣吗?

在嘲笑别人的时候,每个热爱钓鱼的人都经历过钓不到鱼时的疯狂心态。 可以说,如果人血可以钓鱼,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咬断手指将血取出来搅入饵料中。

所以,用便便钓鱼对于老刘来说并不是什么尴尬的事情。

我也曾用粪便做过窝,我在《晚餐米诺鱼的故事》一文中详细介绍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