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型外来物种登陆我国这危害程度太阳鱼就是弟弟

新型外来物种登陆我国这危害程度太阳鱼就是弟弟

 

 

近年来,为了减轻国内淡水鱼资源缺失,且同样为了帮助养殖户赢取利润,高产量的外来鱼种,彻底为养殖户打开了获利大门。

许多的外来鱼种,因好养,高产,经济价值高,从而深受养殖户们的喜爱,追捧。所以,近年来,市场大面积的出现了国外鱼种的销售身影。

其实,对于外来鱼种,不仅民众感到好奇,从而热于购买,食用。而在某些黑坑,为了博取垂钓爱好者的兴趣。多地黑坑,开始走起了混养路子。各种花式放鱼法,着实让钓鱼人头疼不已。

当然,出于对鱼类资源的关心,在一场垂钓体验以后。个人感觉确实有必要让更多的人见识一下。而今天的主角就是红腹鲳鱼,一种肉食性鱼类,它不仅吃口凶猛,手感极佳。不过,对于这个鱼,我们切不可大意,因为,一旦不注意,就有可能被它咬伤,危险程度相当之高。

而目前,红腹鲳鱼也仅仅是在养殖场,以及黑坑、鱼塘活动,暂时没有过多的野外存在迹象。那么,红腹鲳鱼到底是何许鱼也,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

红腹鲳鱼,何许鱼也,鱼种来只哪里?

红鲳鱼,别名也叫淡水白鲳,虽然在外形上酷似鲳鱼,但是它的成体却有着黑色的背鳍和闪耀着桔红色金属光泽的腹鳍。

 

红鲳鱼属于热带性鱼类,适温范围12~35℃,最适生长水温为24~32℃,如水温持续两天低于12℃时,就有冻死的危险。该鱼对低氧耐受力较强,在溶氧为0.5毫克/升时仍能生存,适宜在较肥的鱼塘中养殖,还能在盐度10‰以内的咸淡水中养殖。

红鲳鱼属于热带性鱼类,主要分布于安第斯山以东至巴西平原的诸河流中,除亚马逊河外,库亚巴河和奥利诺科河也是其主要产地。

红腹鲳鱼的危害有多大,一旦泛滥,后果不堪设想

也许很多人会认为,红腹鲳鱼在中国,那绝对是泛滥不起来的,毕竟,中国可是一个“吃货”国家。只要它能吃,味道还行,那就不用怕它能翻起什么风浪。

 

但是,事无绝对,红腹鲳鱼作为外来入侵鱼种。它同样也是食人鱼的近亲,在危险程度上,完全不亚于食人鱼。这可不是空穴来风,不信?那我们以事例证真假!

红腹鲳伤人事件:

2012年7月,广西柳州就曾出现过“食人鱼”伤人事件,受害者手背咬的血肉模糊。而肇事者就是红腹鲳鱼。

而在1996年,巴西那起事件更是震惊世界,原来是巴西一公交车失事跌落乌鲁布河,等救援队赶到,打捞上来车后发现,车内38人全部遇难,而且是全部只剩骨架,原来是乌鲁布河是一条经常有食人鱼出没的河流。

食人鱼(红腹鲳鱼)不仅在野外有伤人事件,同样的,它在作为观赏鱼,同样也出现。2012年6月,美国一居民家中,一个一岁半的女婴,在玩耍时将手伸进鱼缸,就被缸内的食人鱼咬断手指。

 

这一系列事件无不提醒着我们,红腹鲳鱼存在的危害性。一旦,野河流入,从而繁殖生长,最终,这种入侵鱼种不仅会给本土物种带来威胁,甚至是毁灭式的伤害。

毕竟,任何一种入侵鱼种所造成的后果,都是很难根除的。入侵云贵广的罗非、大口鲶(埃及胡子鲶)、清道夫、太阳鱼等等。

而最具代表性的,我想就是亚洲鲤美国横行无忌,想想看四大家鱼。在我国,那是任人宰割的存在,而到了美国,却能造成如此大的后果。在国内长到2斤都是侥幸,在美国,却能长到几十公斤,吃的“肥头大耳”如猪一般。害的美国政府方法其出,仍是无可奈何,甚至于为了防止它们进入五大湖,不惜花费180亿,建造大坝用来拦截亚洲鲤!

而对于红腹鲳鱼,我们同样不可轻视,这点,我想看了它们的繁殖能力,与生长生存能力,就能看出些许了。

红腹鲳鱼的繁殖能力:雌鱼将卵产在雄鱼挖好的坑中,然后由雄鱼进行受精。雌鱼一次产4000-6000颗卵,产卵后亲鱼会护卵。 红腹食人鲳形态特征图红腹食人鲳是卵生鱼类,繁殖并不困难,且一年可繁殖多次。繁殖期时会将卵产在水中的树根上,卵具黏着性。一次可产上千颗的卵。亲鱼会有护卵的行为,受精卵在9~10天之后孵化。

红腹鲳鱼的生存能力:红腹鲳鱼对于水质要求不高,寻常的水域皆可生存,最喜生活于酸性水体。不过,和罗非类似,带鱼种,最怕一点,那就是低温水域无法存活。上文有述,红腹鲳鱼在水温低于12℃时,就基本无法存活。但是,事6无绝对,罗非经过这么多年的适应,渐渐的也生出了一些免疫力,甚至有些偏凉水域也有生存下来的。

红腹鲳鱼的主要食物:红腹鲳鱼为肉食杂食性鱼类,其主要的食物来源为,捕食昆虫、蠕虫和其他鱼类。在特别饥饿,且无食物来源时,它们同样也会化生成为食人鱼。

文章最后

对于红腹鲳鱼,我们能做的就是预防,预防其过多的流入自然水域。毕竟,对于这种危险等级这么高的入侵鱼种,我们不能再如罗非这般,让其任意出现。相比于红腹鲳鱼,罗非虽泛滥,但是,至少还没有达到会对造成伤害的程度。而红腹鲳鱼既然作为食人鱼的近亲可它在某些特殊水域,不仅会对本土鱼种造成伤害,同时,对于人类而言,某些特定因素下,它同样会化生成为食人鱼。

 

所以,对于野外,红腹鲳鱼能不放流,就尽量不要因为你所谓的“善举”,而可能破坏一方生态平衡。